中国航空救援门户网站欢迎您! 中国航空救援呼叫号码:13816392606(试运营测试号码)

航空医疗救援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航空医疗救援

2016第五届中国航空医疗救援国际会议

会后报告
组织机构
学术支持:
中国医学救援协会
主办机构:
中国航空医疗救援网
支持机构:
美国航空医疗服务协会(AAMS)
欧洲航空救援联合会(EHAC)
承办单位:
野石咨询
一、会议概况
1.参会代表地区统计
2.参会代表类型统计
3.发言嘉宾类型统计
二、嘉宾发言摘要
1. 航空医疗救援实务与经验分享

Graeme Field
Vice Chairman
Association of AirMedical Service
美国航空医疗服务协会副主席
澳大利亚NSW空中救护中心医疗总监

国际航空医疗转运分享:
美国航空医疗服务协会的经验
AAMS自1980年以来,一直为医疗和急救护理医疗运输提供服务。
将各种医疗运输服务和企业联系在一起,分享信息,共同解决问题,并为社区医疗运输提供指导。
AAMS总部设在华盛顿,华盛顿地区主张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能力,安全、有效的医疗服务和医疗运输。
基本覆盖了全美国大多数地区。
航空医疗运输的特点是使用专门装备飞机执行医疗传输。

邱丰祥
台湾灾难医学会理事
台湾急诊医学会两岸事务秘书长

台湾空中救护教育的现况分析
2003年东亚第一架救护直升机在台北完成改装,开始提供台湾离岛与本岛间的空中转诊。
2008年东亚第一架喷射医疗专机在美国肯塔基州完成改装,同年7月返台,开始提供台湾辖内固定翼空中转诊
2010年3月,台湾籍医疗专机,开始提供两岸直航及国际航空医疗转运
2014年11月,完成首例医疗专机搭载ECMO患者飞行个案
研究结果亦显示,航空医师及航空护理师是国际医疗转送的核心成员。
空中救护相关单位应加强飞行安全、空中救护相关训练及加强组员/座舱资源管理观念做为日后在规划减少空中医疗转送人员的身心压力及增加飞行安全措施之惨考。

瑞金医院

发展以医院为基地的航空医疗救援服务模式
上海市现有医学救援体系已不能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求
瑞金医院航空医疗救援体系建设是将本市建成亚洲一流医疗中心城市的主要举措
以建设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危急重症医疗救治国际先进、国内一流的上海市航空医疗救援中心基地医院为目标
从危重病医学、心理学和康复医学角度开展航空应急医疗救援相关病理生理学医学基础研究,填补我国航空医疗救援基础研究空白
率先建立可行的航空医疗救援系统能力评估体系和工作标准,切实提升危急重症救治能力
率先在国内探讨建立航空医疗救援专业人员的教育培训体系
探索一整套可复制、可推广的航空医疗救援中心基地医院建设与管理经验

魏彦芳
北京999急救中心

北京999直升机救援及固定翼航空转运经验
直升机应用于有效半径范围内的应急医疗救护,能够更加快速到达救援现场,是世界上许多国家普遍采用的最有效的应急医疗救援工具。
固定翼医疗机主要用于重症患者的长途院间转运,受天气因素影响较小,但受起降场地的限制,需地面救护车的配合。可完成国内较远距离甚至国际间重患转运。
999医疗直升机及固定翼飞机到目前为止,已先后成功转运急危重患者近200例,转运病种涵盖神经系统、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严重创伤、烧伤及各类中毒患者。
我国空中医疗救援体系建设及发展蕴含着巨大的潜力,在学习借鉴发达国家空中救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积极构建并打造固定翼、直升机、救护车及急救摩托车四位一体的救援模式。

汪方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创伤中心

直升机医疗转运演练的实战经历
以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为中心,划定100~160公里半径(约25~40分钟飞行时间)为服务范围
三大急救中心(创伤中心、心脏病中心、危重孕产妇中心),学科分布涵盖了院前急救的绝大多数病种
独立地面直升机停机坪,可停泊双发动机和单发动机直升机,安全性高、运营成本低
缺乏空中救援经验,在人员、机构设置和管理上存在空白
直升机停机坪尚未获得资质认可,设备不完善
空中救援运营成本较高,医院难以独立支撑航空器维护和运营费用

陈东升
野石集团董事长&CEO
中国航空医疗救援国际会议组委会执委

中国航空医疗救援会议专家咨询委员会成立
野石咨询运营和管理团队为超过200家世界五百强和300家大型跨国公司提供市场研究和管理咨询服务。
预计年底发布2015-2016中国航空医疗救援市场研究分析报告。
中国航空医疗救援专家咨询委员会为中国航空医疗救援事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智囊服务。
为年度会议议题提供咨询服务,不限于包括发现,分析,讨论和设计议题。
为中国航空医疗救援行业标准的制定和项目评估提供咨询服务。
为行业报告的发布,提供数据和信息方面的咨询服务。

益子邦洋教授
Pro.KunihiroMashiko
日本医科大学千叶北总医院创伤中心主任

日本直升机救援发展历程与经验分享
自2000年日本设立一个全国性的包括Doctor-Heli的创伤系统以来,医生和护士被尽可能迅速地派往现场,为病人提供适当治疗,交通事故已经明显减少。
注重加强车、路、交通法规、交通安全教育。
注重救援和应急活动的质量改进。
按照第10届交通安全总体规划,到2020年,交通死亡的数值目标低于3000例/月,实现世界上最高的道路安全。
在未来,Doctor-Heli网将改善创伤护理的质量,减少可预防的创伤死亡。

Graeme Field
Vice Chairman
Association of AirMedical Service
美国航空医疗服务协会副主席
澳大利亚NSW空中救护中心医疗总监

澳洲发展航空医疗救援的历程介绍
澳大利亚航空医学的模式:
政府资助,政府通常为每架飞机站支付租赁费用,劳动等
平台提供,航空公司提供直升机或飞行医生服务
非政府组织的资助
安全的工作场所
为正确的病人在正确的时间提供正确的护理

GVH AEROSPACE公司

发展航空医疗救援的经验
GVH有多年改装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医疗救援的丰厚经验。
中国和澳大利亚有很多共同情况:主要城市人口多,交通拥挤,医疗设施集中在城市,偏远社区病人需要长途跋涉。
需要利用成本效益的方式提供航空医疗服务
单发机型对于医疗配置重量受到的影响比双发严重。
航空医疗转运配置的重量直接影响运营经济性。
系统的设计必须减少转运时转换担架和医疗器械的时间和次数。

关丽萍
瑞士BUCHER公司亚太区负责人

航空医疗转运改装和装备的标准化工作
救援直升机EMS设计中要注意:
最优化工效设计 –从救援现场到医院交接整个过程都要全部考虑
灵活多变、模块化的设备
在一个STC下去证,多功能组合,不同救援任务间必须能够快速转换 所有医疗设备必须有最高安全标准的CE标示,并且在STC中都要取证 EMS设备必须要非常容易清洁和消毒
Bucher EC135 EMS 设备 是中国第一套获得民航局VSTC认证的直升机EMS设备。

徐震宇
台湾联合国际救援公司CEO
前台湾中兴航空医疗飞航救援中心主任
救护航空器医疗系统装置专利创作人

航空医疗救援及转运市场发展展望
过去的十三年我们用了各种的方式转运病人,包括直升机、固定翼空中救护车,航班担架甚至是军用运输机。
十三年来我们使用航空的方式转运了超过4000个病人平均每28小时转送一个病人。
客户的需求越来越多元,所以我们被要求从一个单纯医疗专机运营商开展出多元的服务。
空中救护本身就是医疗与飞行两项高度专及高风险的专业项目的结合。
全面性的展望市场,除了正面的展望也必须面对负面的市场展望。
同区域同机种可能存在竞争关系,不同机种也会存在竞争关系,于是在做市场布局的时候,我们就必须考虑主要的运营项目以决定适合的机种及机型。
三、精彩瞬间
2020第九届中国航空医疗救援国际会议 2020 The 9th China Air Medical & Rescu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